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口袋棋牌:慈善信托悄然升温:年内规模已破3亿千万级大单频现

年内规模已破3亿千万级大单频现慈善信托悄然升温配套政策仍待完善

金融监管趋紧的大背景下,信托领域的每一个动作都正被市场聚焦、放大,以期从中探寻前路。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慈善信托的体量正在迅猛上涨。根据今年3月中国慈善联合会发布的《2018年慈善信托发展报告》,2018年中国新设立的慈善信托财产为11.01亿元,同比增长84.42%;新设立慈善信托79单,同比增长75.56%。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经成立的54单慈善信托资产总规模3.3亿元。7月发行慈善信托规模达1.08亿元,环比增长87.85%。综合上述2018年慈善信托规模,近两年内慈善信托规模已高达14亿元,而截至目前,慈善信托总规模仅23.1亿元。两年内,慈善信托整体升温明显。。

部分业内人士认为,近来慈善信托规模扩张,可能是出于银保监会对信托公司监管评级考虑。加上目前信托公司的房地产信托业务受限,大家自然会更多关注慈善信托这类贴合政策的业务。

不过,仍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慈善信托的发展前景还待观察,慈善信托的公益性质导致其盈利空间较小,不能成为业务的主要支撑。

今年以来,以光大信托成立11单信托计划数量最多,最大一单慈善信托是中原信托的“恒大·中原信托·河南省扶贫基金会·慈善信托”计划,信托财产总规模9900万元。

此外,7月以来慈善信托大单频现。其中规模千万级以上的有3单,分别为苏州信托“苏信·善举5号”6000万元、光大信托“光大集团·定点扶贫慈善信托”3000万元、山东信托“山东信托·大同系列·门洪强”1000万元;规模百万级以上的3单,分别为光大信托“光大银行·定点扶贫慈善信托2019”600万元、金谷信托“信达大爱1号”433.71万元、光大信托“光大控股·定点扶贫”100万元。

其中,多家信托公司成立创新类慈善信托产品。例如,五矿信托成立国内首单中医药慈善信托,用于中医药学术研究、交流、文化普及与发扬、医药扶贫等领域;紫金信托成立首单艺术课程使用权慈善信托;四川信托成立首只青少年体育产业慈善信托。国通信托也成立了首单国通信托·“关爱·成长”计划。

中国慈善联合会发布《2018年中国慈善信托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慈善信托实现了从“抢滩试水期”向“初长成时期”的蜕变。从区域范围来看,共有17个省份的民政部门进行过慈善信托备案;从备案的财产规模来看,浙江省备案的慈善信托财产达8.69亿元,名列第一;其次是广东省、北京市,慈善信托的财产规模分别为1.11亿元和3266.26万元。

此外,山东、甘肃、青海、四川、陕西、江苏、江西、福建、河南、上海、重庆等地均继续开展慈善信托备案工作,黑龙江省与内蒙古自治区分别完成了首单慈善信托备案。《报告》分析认为,慈善信托备案依旧主要集中在经济较为发达的大城市及沿海地区城市,以及扶贫需求强烈的黄河、长江中上游省市。

北京某信托公司从业人员表示,近来慈善信托规模扩张,银保监会对信托公司监管评级可能是原因之一。因为评级结果好的信托公司,将会获得拓宽业务的机会,在新一轮业务开展中更加顺利,这对公司的长远发展有利。另外,由于近几个月信托公司的房地产信托业务受限,大家自然会更多关注慈善信托这类贴合政策的业务。

记者了解到,2017年银保监会在向信托公司下发的新版《信托公司监管评级办法》中规定,一年内开展三笔以上慈善信托业务,或一笔规模较大的慈善信托业务,给予一定加分,慈善信托的业务开展首次被纳入监管的评级体系中。

2018年9月,68家信托公司监管评级结果出炉。根据该《评级办法》,信托公司被分为创新类(A+、A-),发展类(B+、B-)和成长类(C+、C-)三大类六个级别。具体来看,监管评级最终得分在90分(含)以上为A+,85分(含)至90分为A-;80分(含)至85分为B+,70分(含)至80分为B-;60分(含)至70分为C+,60分以下为C-。

成长类公司只能从事委托公司管理办法第十六条规定的基本业务,以及担任公益(慈善)信托受托人,开展公益(慈善)信托。发展类公司,在成长类信托公司可从事业务基础上,还可以开展企业年金基金管理、特定目的信托受托机构、受托境外理财、股指期货交易等衍生产品交易等创新业务;可以依法申请设立专业子公司。创新类公司,在发展类信托公司各项业务基础上,还可优先试点经银监会认可或批准的其他创新业务。

同时,华东地区一家信托公司从业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慈善信托的发行有业务转型方面的考虑,出于对传统业务的创新,在发展慈善信托的路上回归信托本源业务,响应政策号召的同时,促使信托公司承担更多的社会、经济责任。

“而从财产的角度,慈善信托和家族信托在营销方面会有所关联,随着高净值人群数量不断增多,慈善需求在增加,慈善意识也在进步。慈善信托可以帮助家族企业树立慈善品牌,建立家族的慈善平台,隔离外在风险,保持信托财产独立性,”该人员进一步表示,“将慈善信托结合在家族财富传承中,是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也是信托公司维系高净值家族客户的一种实践方法。”

此前,中信信托市场部《高净值人群慈善行为问卷调查表》统计显示,在接受调查的高净值客户(资产量在1000万元以上的占96.7%)中,有41.2%的客户愿意拿出1%以上的家庭资产做慈善。同时,有近56.7%的客户有做慈善的需求或想法,这部分人中有家族企业的占30%左右。

2001年,全国人大通过了《信托法》,提出鼓励发展公益信托,但因定义较为笼统且缺失配套制度,当时公益信托在市场上一度难寻踪迹。

2016年9月1日通过的《慈善法》,明确了慈善信托的定义,明确了《慈善法》与《信托法》的衔接适用原则,即《信托法》为一般法,《慈善法》为特别法。该法律颁布后,多家信托公司宣布推出慈善信托计划,首批慈善信托相继落地。

百瑞信托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在《慈善信托的立法与实践报告》中提到,《慈善法》与《信托法》两者比较,仍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包括慈善信托在项目结束后的清算、掌握公益信托受托人的变更权的主体确定、监察人对信息披露的认可权、慈善信托中委托人可以不设置监察人而可能形成的监察缺失、情事变更情形变更信托文件条款权利的归属等问题。

2017年7月,银监会、民政部联合印发《慈善信托管理办法》,里面谈及了“促进措施”,即慈善信托的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享受税收优惠。信托公司开展慈善信托业务免计风险资本,免予认购信托业保障基金。鼓励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制定和出台促进慈善信托事业发展的政策和措施。

尽管陆续出台了上述法律法规等规范性文件,但是慈善信托在我国立法、实践方面仍处于起步阶段。

中国信托业协会在《中国信托业发展报告(2017-2018)》中分析,《慈善法》已在一定程度上明确了慈善信托的税收优惠,但是仅限于“未按照前款规定将相关文件报民政部门备案的,不享受税收优惠”条文的反面规定。对于慈善信托可以享受哪些税收优惠,在哪些环节享受税收优惠,除备案以外享受税收优惠还需满足哪些条件,以及具体业务中应当如何操作,财税部门尚未出台具体的政策。

光大信托董事长闫桂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亦表示,公司在推进慈善信托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障碍就是税收优惠无法落实问题。按照监管政策,慈善信托应该享受税收优惠,但是该项政策仍难以落地。

“尽管信托公司都在通过其他形式解决此问题,但是,仍需要呼吁监管部门尽快落实慈善信托税收优惠政策,促进慈善信托更好地发展。”闫桂军说。